葆嬰中國區總裁再易主 違章傳銷面臨千萬罰款

  自2016年起,葆嬰中國區的高層就充滿了動蕩。2018年5月28日,原葆嬰中國區總裁史濱海因個人原因正式離職,以郵件的形式向公司進行了傳達,并作為顧問支持中國區執行副總裁聶懷禹的工作。

  史濱海在2017年10月就任葆嬰中國區總裁,但僅過了不到一年的時間便匆忙辭職,而其上任總裁劉宇文也是從2016年初接任中國區總裁,在任職不到兩年的時間內便離職。自2016年開始,伴隨葆嬰中國區高層動蕩不斷,葆嬰在多地面臨著涉嫌違規直銷的問題。

  無實權致中國區高層動蕩?

  近日,有消息稱,原葆嬰中國區總裁史濱海因個人原因正式離職,他將作為顧問支持中國區執行副總裁聶懷禹的工作。據媒體報道稱,史濱海的確已經離職,并于5月28日通過內部郵件的形式向公司進行了傳達。史濱海在2017年10月就任葆嬰中國區總裁,在任僅8個月便離職。

  不到四年時間內,葆嬰公司中國區已經連續更換了四位總裁。2014年,葆嬰創始人Matthew J.Estes(中文名伊榮基)卸任中國區總裁,時任葆嬰副總裁的楊立基接替了伊榮基的職位。在2016年葆嬰區域經銷商大會上,楊立基以葆嬰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的身份現身、總裁則變成了劉宇文。據稱,劉宇文于2015年底加入葆嬰,起初擔任公司副總裁,3個月后便升為公司總裁。而在2016年10月,史濱海接替劉宇文成為了中國區總裁。

  根據道道輿情監控室和第三方數據研究機構海倫國際直銷研究中心發布的數據,近年來,葆嬰的營收一直保持著正向增長,2016年葆嬰營收約35億元,同比增長25%,2017年營收超過37.8億元,同比增長僅8%。

  2017年業績增長乏力的背后,是葆嬰中國區高層的不斷換血。據行業媒體《知識經濟》雜志報道,2015年到2016年初,葆嬰公司原人力資源總監于志鶴、原全國銷售總監陳江蓉、全國運營總監孟文紅等人,都陸續離開了葆嬰公司,其后不久,外事總監饒軍也離開了葆嬰。

  除此之外,有消息稱,葆嬰山西分公司因涉嫌傳銷、違規直銷,被當地相關部門處以一千七百萬元的高額罰款,對此,太原市小店區工商部門也向記者予以了證實。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葆嬰已向太原市晉源區人民法院提起了訴訟。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原告葆嬰有限公司與被告太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小店分局同意就行政處罰的相關內容進行庭外協商,故葆嬰于2017年12月28日向本院提出撤訴申請。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0年7月,葆嬰有限公司獲得了直銷牌照。同年8月,帕特琳公司被優莎娜斥資6270萬美元收購,而帕特琳公司正是葆嬰的美國母公司。由此,優莎娜打開了中國直銷市場的大門。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雖然母公司帕特琳在中國并未有相關業務,但葆嬰公司的所有動作都需要向其審批,因而葆嬰中國區高層并未有實質性的權力。

  直銷行業專家胡遠江認為,此次總裁的離職極有可能與上述罰款有較大聯系,“葆嬰作為美國資本方的全資子公司,資本方只在乎葆嬰的業績和市場覆蓋問題,對于中國相關法律法規存在不了解或者了解不多的情況。對于地方相關部門開出的高額罰款,必然是不理解,所以極有可能需要葆嬰中國區的高層對此事問責,而總裁則首當其沖需要對此負責。”胡遠江也向記者表示,葆嬰在很多問題上需要美國方面的批示和準許,存在著信息不對稱等問題。

  無獨有偶,同樣是由美國控制的康寶萊在2017年也遭到了鄭州市監管部門的巨額罰款。對于這些公司遭受到的巨額罰款,胡遠江認為,主要是根據《直銷管理條例》和《禁止傳銷條例》兩個條例。由于葆嬰涉嫌違反了上述兩個條例,所以相關部門有權力沒收其在當地的非法所得,由此也看出葆嬰在當地的市場影響。

2019-03-26 00:07